《豪门总裁我不嫁!》全文在线阅读

作者:admin发布时间: 2019-10-02浏览次数:

  那晚,当陈思妤拔足狂奔至门前时,一手按响门铃,一手按在胸口努力平复呼吸。

  防盗门被“砰”地一声打开,苏雨晴穿着白色睡袍,不顾脸上敷了面膜,不满地嘀咕道:“自己不是带钥匙了吗,又遇到鬼了是不是?”这家伙每当紧张的时候就会忘记自己带了钥匙,非得狂按门铃不可,苏雨晴无奈地翻了一个白眼,转身坐进柔软的沙里,继续看她的韩剧。陈思妤顺手关了门,换了拖鞋便嚷嚷着:“雨晴,你知道我今天在晚宴上遇见谁了吗?你猜猜看,绝对是意料不到的人物出现!”

  苏雨晴指了指自己脸上的面膜表示不便说话,其实是根本无意去猜。从大一开始的朋友了,陈思妤有过几个异性朋友她掰着手指头都能数过来,还指望能有什么艳遇不成。

  “是周明浩哎!你想不到吧?我也没想到,过了这么多年还能再遇到他,这真是命中注定啊!”陈思妤尖叫着将大背包甩在茶几上,也坐到苏雨晴身边。

  周明浩?苏雨晴调动大脑,无奈记忆里没有这号人物出现,她只好以不解的眼神望着陈思妤,等待她解释。

  陈思妤激动地挥舞着手臂,瞪圆了眼睛:“周明浩你都不记得吗?就是大一那年救了我的那个男生,后来我偷偷跟踪他,你说他是全校女生心目中的白马王子,他那时有一个女朋友……”

  “停!”苏雨晴比划了一个手势,半响才定了定身子,盯着陈思妤极其认真地问:“你说的周明浩,该不会是那个豪门贵公子、家产万贯、风度翩翩、英俊迷人、蓝樱学院连续三年的神话,全校女生为之疯狂的对象周明浩吧?”

  天天天!这有没有搞错?!苏雨晴神情古怪地盯着陈思妤,香港红姐图库大全5848,很想说你是不是得了臆想症。

  不过,大一那年,周明浩的确曾救过陈思妤,对陈思妤这号普通女生来说,能让男人有“英雄救美”的机会并不多,因此苏雨晴略微记得一点。更重要的是当时周明浩这个身份对她有多大的杀伤力。如今也一样,苏雨晴不禁抱怨:“你为什么没叫我去参加校友会?”“我叫了啊,是你说校友会就是把同学展成同床的无聊聚会,所以懒得去。”

  苏雨晴努力回想着,是吗?早上好像是有这样的一幕吧。不过,如果早知道周明浩会出现,她当然不肯错过这样的大好机会了!

  就在苏雨晴暗自恼怒的时候,陈思妤继续丢过来一句:“你今天没去真可惜喔,来了好多帅哥哦!”

  苏雨晴打断她的话,继续追问她最关心的问题:“你遇到了周明浩……后来呢,生了什么?”

  啊?!这一惊非同小可,苏雨晴的下巴快掉到地板上了。怎么可能?七年前周明浩就没看上陈思妤,难道过了七年,他的品味变差了不成?还是说,他变得又老又丑?苏雨晴当即用怀疑的眼神上下打量陈思妤,问:“他变了没有?”

  ”陈思妤不假思索地说:“只不过比以前更帅了。”算了吧!苏雨晴摇头,就陈思妤这眼神,五年里谈了三个男朋友,一个比一个长得神奇。不过周明浩那样帅气的男人……眼前浮现了大学时周明浩招牌式的笑脸,苏雨晴不由得一阵激荡:“那你有没有问他要电话?”

  苏雨晴彻底晕了,摇晃着陈思妤的手臂道:“思妤,你现在清醒不,有没有烧,要不要我带你去医院?”

  “讨厌拉!”陈思妤打掉她的手,起身去卫生间道:“爱信不信,我去洗澡睡觉。”走到半途又折回来,从包里取出手机进了卫生间。

  苏雨晴望着陈思妤的背影冷哼一声,在心里冷笑道,等着吧,等到花儿谢了头白了,我倒要看看周明浩会不会给你打电话。

  不出苏雨晴所料,果然,一连十几天,陈思妤并没有接到那个令她期待的电话。开始几天,她睡觉吃饭,就连上厕所也寸步不离地握着手机,紧盯着显示屏,生怕错过他的电话。以往睡觉前必定关机的手机也为等他而开着,只可惜,周明浩好像完全把她忘了,那夜的邂逅似乎只是一场梦。

  坐在艺廊的办公室里,陈思妤盯着手机屏幕苦笑,算了吧,就当他从未出现过。这样也好,至少自己就不会再心存幻想,没有希望也就不会有失望。

  然而就在此时,一辆蓝色的兰博基尼停在“黑白艺廊”门口,车门打开,从车内钻出一个身材娇小、样貌可人的女孩。她微笑地挽着周明浩的手臂款款走了进来。

  周明浩没想到会在这里碰见陈思妤,明显也愣了一下。他需要在脑海里回忆三秒才能记起这个女孩,忙尴尬道:“思妤,你好!”

  那女孩冲陈思妤露出一个讨好的笑容,说:“这位姐姐,你好,我们是想看看画展的,可以为我们介绍吗?”

  姐姐?原来自己有这么老吗?陈思妤尴尬地点点头,勉强定了定心神,忙说:“没问题,请跟我来。”

  走在她身后的王艺婷捅了捅周明浩手臂,调皮地笑道:“哥哥,你认识人家喔?”

  王艺婷撅嘴:“我看呀,人家肯定又误以为咱俩是情侣,所以不高兴了。你啊,整天就会在外面沾花惹草,到处风流。

  ”“小鬼!”周明浩在王艺婷鼻尖上点了一下,口气里满是宠溺道:“还不都是你,小小年纪非要打扮得那么成熟!”

  陈思妤领着王艺婷来到画展间,充足的光线照顾到了每一个角落,依照画家的名气及画作价格的排名,所有画像都整齐地悬挂在雪白的墙壁上。柔和的纯音乐透过大厅内每个角落的扬声器若有若无地传来,整个画展间给人一种与世隔绝的静谧感。

  陈思妤不愧是学美术出生,加上她对美术的狂热之情,几乎每一幅画的作者、画作背后的故事、画作本身的价值及其水平都能娓娓道来,客观而不失感性。每当看到王艺婷在一幅画面前稍作停留,流露出感兴趣的样子时,她便用她那温和而甜美的声音开始慢慢做介绍,整个过程绝不令人厌恶,甚至也不觉得是像在推销展品,更像是一个朋友在和你谈天说地聊艺术。

  这令刁钻任性的王家大小姐不禁对她有了一丝好感,不由得赞道:“姐姐,你介绍得真棒,听你的介绍,我都想把这些画全都买回家挂起来了!”

  陈思妤微微一笑,不卑不亢答道:“哪里,是您的欣赏水平高。其实画作本身并无高低,对于画家本人来说,或者对于懂得欣赏画作的人来说,每一幅画都是独一无二、自有它与众不同的价值的。”

  王艺婷接了下去:“就像每一个女人,都自有她的出彩之处,有她值得被欣赏的地方。”

  女人像画作?这个问题陈思妤倒从未想过,不由得莞尔一笑。如果自己是一幅画,那么赏画人在哪里呢?眼神中不由得多了一丝落寞。

  周明浩一路背着手,看着陈思妤为王艺婷介绍,一路想着,到底她有什么地方是与众不同的呢?此时恍然大悟,是了,就是她那双眼睛。那双饱含感情,黑白分明的眸子里盛满了太多情绪,无论是喜悦还是悲伤,抑或是其他情感,她从不加掩饰,自然而然地流露出来。这使得她有了一股出尘的气质,也给她原本并不算出众的外貌添了几分动人之处。一般人若活到这般年纪还不懂得掩藏自己的感情,是会引人唾弃的吧;然而不知为何,在这个女孩举手投足一眨眼一微笑里,每一个表情都显得那么可爱自然,惹人怜爱。周明浩又想到表妹刚才取笑他到处风流的那句话,不由得暗暗摇头笑了。

  陈思妤虽然一路在为王艺婷做介绍,眼神却没放过周明浩的每一个动作,见他摇头,只当他是不认可自己的说法,也便闭了嘴,领着王艺婷来到下一幅画作面前。

  这幅画取名为“飞翔”,然而画面上却并无飞鸟飞机一类的东西。只是一副简单的风景画,绿色的一人多高的青草密密匝匝占据了画作的下半幅,头顶是淡蓝色的天空,漂浮着几朵悠闲的白云,那些云朵形状不一,像是随便什么东西;而画中只有一间小木屋作为主体承载了大半幅画面,一个小女孩头戴圆圆的大草帽,仰躺在绿色的草地上,闭着眼睛微笑,嘴角半开,像是在唱歌;在她脚边一黑一白两只小猫正在嬉闹……整幅画简单明了,却给人耳目清新的感觉,透过这幅画似乎还能感觉到微风的气息。

  王艺婷回过头来,狠狠瞪他一眼:“你懂什么?画画要的是感觉,这幅画给人的感觉难道不像在春天的原野上飞翔吗?”

  周明浩不出声,倒是陈思妤心中微微吃惊,这惊讶之色也自然流露了出来,被王艺婷捕捉到了,忙亲热地说:“我说的对吧,姐姐?”

  对她的称呼还是感到有些不自在,但陈思妤却没法反对她的话,于是点头道:“我想画的作者正是想表达这样的意思吧,您对画作的欣赏水平显然要高于某人。”

  这不明显是指自己吗?周明浩气闷地反驳道:“她是学画的,当然比我更懂画了。”

  倒是一旁的王艺婷忍不住笑出了声,指了指画作说:“好吧,姐姐,那我就要这幅画了。”

  王艺婷眨了眨眼睛,一副纯真的笑脸说:“是啊,不可以吗?我想挂在你们画廊里的画都是可以出售的吧?这一幅……”王艺婷低头看了看画框底部的价格,惊呼道:“才68oo块……好便宜哦!”

  呃……陈思妤不说话了,很便宜吗?她还怕人家嫌贵了呢。这是第一次,有人如此欣赏她的画作,不由得心中惶惶然,虽然过去也卖出过自己的画作,但毕竟被人当面如此夸奖从未有过,当下不由得有些飘飘然了,豪气地说:“既然客人您如此喜欢,那就送给您吧。”

  王艺婷有些吃惊:“你不是在这里打工吗?别人的画,你能随便送人吗?还是说,你就是老板娘?”

  倒是一旁的周明浩看出了端倪,毕竟陈思妤的表情和眼神太容易令人看出她在想什么了。原来她并不只是花瓶,还画得一手好画,这跟他过去所接触的那些女人完全不同。那些女人在周明浩眼前一个劲想表现出自己有多么有才华横溢多么与众不同,但实际上也就是一捧塑料花罢了。这个女人不知为何却将自己的光芒完全隐藏起来,不给自己看到,难道她对我就不曾留意过?周明浩看了看自己的打扮,还不差啊,不免有了些挫败感。

  王艺婷忽然大笑,指着周明浩道:“姐姐,你该不会是因为他才想要送给我吧?”

  还没等她出声,王艺婷又偷偷附耳到她身边,说:“悄悄告诉你哦,他是我表哥。”

  什么,表哥?!陈思妤瞪大了眼睛,恼怒地看着周明浩,似乎在为他的存心捉弄而生气。周明浩看到她的眼神就明白了,原来真误以为自己带了女友来,所以才对自己不冷不热的啊……这么一想,不由得露出了意味深长的笑容。

  陈思妤脸上一红,说:“才没有呢,只是因为画的作者是我朋友,我想她一定很高兴听到别人如此夸赞,代她送给你一定没有问题。”

  天真无邪的王艺婷当然不会意识到这只是个谎言,兴奋地问:“真的吗?那姐姐你下次见到你那个朋友,可不可以帮我要个签名啊?我好喜欢她的画风哦……还有还有,如果她再出新的作品,可以通知我吗?喏,这是我的名片……”她说着从小挎包里鼓捣一番,找出一张自己的名片,什么都没有,只有一个电话而已。

  周明浩走了过来,一手搭在王艺婷肩上,温和地笑着说:“艺婷啊,你吃到一只好吃的鸡蛋,难道就非要见到下蛋的母鸡吗?”眼神却是有意无意地瞟向陈思妤。

  可恶的家伙!他明明是看穿了自己的谎言,却用这种话来搪塞。他这么一说,陈思妤倒不好说自己就是画的作者了,只好尴尬地站在原地。

  王艺婷忽然又凑近陈思妤耳旁,轻声说:“姐姐,你可不要替我表哥省钱哦,他很有钱的,千万别打折!”

  陈思妤噗哧笑出了声,王艺婷继续扒在她耳旁说:“还有哦姐姐,你千万不要被我表哥的外表迷惑了,他可是个不折不扣的花心大萝卜,爱上他的女人都没有好下场!”

  陈思妤看着周明浩止不住地笑,心里却在想,是吗?那一年,他的专注与深情她可是看在眼里的,怎么会是个花心的男人呢?只不过,那专注与深情不是对自己罢了。陈思妤笑得苦涩。

  周明浩奇怪地看着自己的这个表妹,她极少对别人表示亲热,尤其是女人。今天怎么会这么喜欢这个女人,难道这女人身上果然有与众不同的魔力吗?结果王艺婷不但吵嚷着买下了那个叫“回忆”的作者仅有的三幅画作,还坚持不让艺廊打折。艺廊的人哭笑不得,固然来买展品的都是富家子弟,倒是第一次见到这样奢侈的女孩呢。

  回去的路上,在汽车里,王艺婷还板着脸教训周明浩道:“哥哥,刚才那个姐姐是个好人,你不准欺负人家,不可以伤害她!”

  王艺婷顿时板起脸,不悦道:“哼,谁说人家不懂?!我看她的眼神就明白了,她一定是喜欢你。你要是不喜欢人家,就别去追她,她可跟你以往的那些女朋友不一样!”

  不一样么?周明浩倒是看出来了。但说她喜欢自己?!周明浩觉得这简直是无稽之谈。加上这次,两人总共见面两次,并不算什么愉快的见面吧,周明浩想。

  陈思妤坐在办公室的休闲椅上呆,手里握着三张画作的开票单据,一脸闷闷不乐。一想到周明浩故意不解释王艺婷的身份,而等王艺婷解释之后他那诡秘的微笑便觉得气闷。不过,转念又想,人家有什么必要向自己解释呢?我又不是他的谁。

  寂静多时的电话就是在这时响起来的,陈思妤趴在办公桌上,看也不看手机,有气无力地接起电话:“喂,哪位?”

  电话那头的周明浩清了清嗓音,富有磁性的男低音隔着话筒传来:“思妤,晚上有空一起吃饭吗?”

  嗯?是他?陈思妤立刻爬起来端正坐好,仿佛电话会透视似的,结结巴巴地说:“晚上吗?晚上我……”哼,那么多天等你电话不来,一来电话就想约人家吃饭,当我时刻等着你吗?陈思妤本想拒绝这次约会,好表明自己没那么“悠闲”的,然而周明浩却不给她机会,一径说:“6点下班是吧?那就这样,我会去黑白艺廊接你。ok?”

  “呃……嗯……好吧。”挂掉电话,陈思妤无奈地对自己摇头,天啊,我可以拒绝全世界男人的好感,就是抵抗不了他的诱惑,怎么办嘛?看到面前镜子里自己红透的脸,陈思妤娇羞地做了个鬼脸,笑了。

  周明浩注意到陈思妤换下了工作服,上身是宽大的白T,下身穿了一条蓝色休闲仔裤,衬托得身材更为纤长。只是,他约会过那么多女孩子,这倒是第一次有人穿着休闲服就赴约了,竟然也不打扮,难道自己对她那么没有吸引力吗?周明浩心下郁闷,脸上却挂着微笑问道:“晚餐去哪里吃?”

  陈思妤紧张起来,她不知道周明浩的口味有没有变,是否依然喜欢川菜,想了想,只好说:“你选吧。”

  司机是个大约二十岁左右的年轻男孩,点着头轻快地回答:“没问题,周总坐好了。”

  正当陈思妤奇怪司机为什么要说出这句话的时候,立刻就现自己飘了起来,车窗外的树木、房子飞后退,当陈思妤明白过来时,立即尖声呼叫起来。

  周明浩略微皱眉,他喜欢飞车时的快感,那些坐过他车子的女人也从未有人对此表达过不满,这陈思妤还真是麻烦。他不由下令道:“小张,开慢点吧。”

  待车慢下来,陈思妤立即责怪道:“姓周的,你有没有搞错,这是大马路上,不是飚车道,撞到人怎么办?”

  这么年轻的男孩就玩过F1赛车?这倒看不出来,陈思妤只看到司机后脑勺,情绪稳定下来立即红了脸,小声说:“开这么快就不怕罚款吗?”

  司机小张回头看一眼陈思妤,爽朗地笑了:“这位美女,您可真搞笑。咱们周总是什么人,还在乎那点罚款吗?”

  陈思妤翻了个白眼,没再说话。这些有钱人,仗着自己有几个臭钱就了不起,技术好就能开快车吓唬人吗?算了,跟他们解释不通,她干脆闭嘴,专心致志地望着车窗外的风景。

  周明浩好奇地审视陈思妤,这女人的确与众不同,从来没人敢这样跟他说话。察觉到他的目光,陈思妤的脸又腾地红了起来。

  凯蒂思是本市顶级西餐厅,没有之一,就是最好的西餐厅。金碧辉煌的酒店风格,明亮优雅的餐厅布置,小提琴悦耳清新的演奏,以及无微不至的周到服务,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周明浩极喜爱那家餐厅的法式牛排,两人刚入席坐定,领班便亲自过来问候并负责点餐了。点好了自己的食物,见陈思妤仍在翻着菜单,周明浩只好问道:“你吃什么?”

  天啊,这些菜未免也太贵了吧,简直就是抢劫呀!陈思妤不是没吃过西餐,不过,哪有一份牛排就要2999元的?

  看出她的窘迫,周明浩再次挥了他独断专行的个性,对领班说:“给她来一份一样的好了,另外要一瓶红酒。”

  好吧,陈思妤合上菜单,妥协了,问周明浩:“请我吃饭有什么目的?”她很清楚,周明浩对自己无意,那么这顿饭便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了。

  呵,还真够直接的。不过,周明浩也没有时间跟她耗,这次回国是要接手父母的公司,忙得焦头烂额。她不是自己的菜,若不是为了表妹,他才懒得浪费时间去请一个见过只两次面的校友吃饭呢。在小提琴悠扬的乐曲中,周明浩神态优雅地将一张支票隔着餐桌递了过去,说:“你也看得出来我表妹很喜欢你,她没有朋友,我希望你能够接近她,去成为她的朋友。”

  陈思妤看到支票上的数字,1o万。她不敢置信地问:“你给我十万块,就为了让我成为你表妹的朋友?”

  “当然。”周明浩颔:“她在跟著名的画家彭翔宇先生学习绘画,如果你愿意,可以一起去学习。”

  陈思妤两眼放光,彭翔宇先生?那可是国内外顶尖的画家啊,多少人为求他画像不惜一掷千金,只可惜他墨宝难求。更何况彭翔宇根本就不收学生,陈思妤一直想跟他学习来着。

  看出陈思妤眼里渴望与质疑相互交织的眼神,周明浩解释道:“彭先生和家父是多年至交,才会答应每天在他的工作室指导我表妹一个小时。如果你愿意成为我表妹的朋友,我会将你介绍给他,让他破例收你为关门弟子。”

  没听错吧?!陈思妤瞪大了双眼,呆呆地看着周明浩。成为彭翔宇先生的关门弟子,那是多少画家梦寐以求的事情,过去她对彭翔宇先生只有崇拜,而现在成为他弟子的机会却在眼前招手。陈思妤激动得说不出话来,脸庞涨得通红。

  侍应生已经将餐点红酒用推车送了过来,周明浩用志在必得的笑容问陈思妤:“怎么样,可以收下支票了吧?”

创富六和图库| 六和合彩资料翡翠论坛| 猛虎报藏宝图论坛| 香港马会在线一线图库| 香港马会神童跑狗图| 刘伯温最准单双王资料| 东方马报免费资料彩图| 白小姐马报开奖结果| 真正护民图库上图最早| 辉哥印刷图库齐全|